omniture

美世第25次年度生活成本调查:海外雇员在亚洲城市的生活成本最高

跨国公司将工作的流动性视为人才战略的重点,以支持员工的职业发展,提升全球竞争力
2019-06-26 19:00 2744
美世第25次年度生活成本调查发现,从事国际项目的雇员其派遣薪资福利的总成本受到多项因素的影响,包括货币波动、商品服务通胀成本及住宿花费的变动等。

上海2019年6月26日 /大发时时彩预测—大发UU直播/ -- 世界日新月异,员工流动性计划已成为跨国公司全球人才战略的核心规划。企业已经意识到要想繁荣发展,就必须拥抱变革,适应新技术,并打造新兴技能以吸引、激励、加强人才建设。据美世2019年全球人才趋势报告显示,纵观全球各行各业,65%的雇主正在实行员工流动性计划,以增强其人才策略。为此,跨国组织须仔细评估其国际员工派遣薪资福利的成本。而根据美世第25次年度生活成本调查发现,从事国际项目的雇员其派遣薪资福利的总成本受到多项因素的影响,包括货币波动、商品服务通胀成本及住宿花费的变动等。

美世生活成本调查 - 2019年全球榜单
美世生活成本调查 - 2019年全球榜单

美世人才发展业务负责人Ilya Bonic表示:“数字化颠覆势不可挡,全球互联的工作团队大势所趋,这两大因素主导了当前技能型经济体的发展。因此,对跨国性企业而言,要保持业务战略的竞争力,如何部署外派员工十分重要。派遣员工到海外工作对员工个人和企业组织均有诸多裨益,包括员工的职业发展、人才的国际化经验、新技能的学习和重新布局人力资源等。企业提供公平、具有竞争力的薪资方案的举措可促进并提升员工的业绩。”

美世2019年生活成本调查显示,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前十名中,亚洲城市占了八个,其原因在于外派雇员所购消费品价格昂贵,且住房市场波动多变。香港连续第二年位列全球生活成本最高城市榜首,东京(第2名)、新加坡(第3名)和首尔(第4名)也依然名列前茅。另外,出现在前十名榜单的城市还有苏黎世(第5名)、上海(第6名)、阿什哈巴德(第7名)、北京(第8名)、纽约(第9名)和深圳(第10名)。卡拉奇(第207名)、塔什干(第208名)、突尼斯(第209名)为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美世的此项调查是全球覆盖范围最广的调查之一,受到广泛的认可,其初衷在于帮助跨国企业和政府制定外派雇员薪酬福利政策。该报告将纽约市作为各项对比指标的基准城市,并以美元为参照衡量货币波动,数据涵盖了全球500多个城市;今年的排名包括来自五大洲的209个城市,评估了各个城市200多个商品的相对花费,包括住房、交通、食品、服装、日用品和娱乐。

美世全球人才流动解决方案主管 Yvonne Traber 表示,“生活成本是一座城市吸引企业的重要因素之一。全球化的挑战促使各大城市需要不断变革、创新、并相互竞争,以创建同时满足对人才和投资者,都兼具吸引力的惠益措施 -- 这对城市的未来至关重要。”

美洲

美元对其它主要货币走强,其它地区生活成本大幅降低,这两大因素导致美国城市在榜单上排名攀升。纽约从第4名跃升到第9名,成为美国排名最靠前的城市。旧金山(第16名)和洛杉矶(第18名)分别攀升了12位和17位,芝加哥(第37名)攀升了14位。其它美国主要城市中,华盛顿(第42名)攀升了14位,迈阿密(第44名)攀升了16位,波士顿(第49名)攀升了21位。波特兰(第107名)和北卡罗莱纳州温斯顿沙兰市(第138名)依旧位居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低的美国城市之列。

在南美洲,乌拉圭蒙得维的亚(第70名)位列最昂贵城市,紧随其后的是上升了23位的圣胡安 (第72名)。在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城市榜单上排名上升的其它南美洲城市包括巴拿马(第93名)、哥斯达黎加(第131名)和古巴 (第133名),这三个城市的排名分别攀升了21位、10位和22位。排名下降(尽管商品服务价格和住宿花费增加)的城市包括巴西和阿根廷。圣保罗(第86名) 排名下跌得尤其厉害,降了28位。 里约热内卢 (第121名) 下降了22位,布宜诺斯艾利斯(第133名) 下跌57位,马那瓜(第200名)是南美洲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尽管加拿大的大部分城市在榜单上的排名基本维持稳定,该国家排名最高的城市温哥华(第112名)却下降了3位。多伦多(第115名) 下降6位,蒙特利尔(第139名) 则攀升了8位。卡尔加里(第153名) 和渥太华(第161名) 维持稳定。

欧洲、中东与非洲

欧洲仅有一个城市位列最昂贵城市前十名,该城市为排名第五的苏黎世,伯恩(第12名)位列其后。日内瓦(第13名) 排名下降两位。东欧与中欧城市,包括莫斯科(第27名)、圣彼得堡(第75名)、布拉格(第97名)与华沙(第173名)分别下跌了10位、26位、14位和19位。

西欧城市,包括米兰(第45名), 巴黎 (第47名), 奥斯陆 (第61名)和马德里(第82名)在榜单上排名也有所下降,分别下跌12位、13位、14位和18位。德国城市斯图加特(第126名) 排名下降显著,柏林(第81名)和杜塞尔多夫(第92名)排名亦有下降。英国城市的排名下降幅度较为缓和,包括下降了7位的伯明翰(第135名),下降了6位的贝尔法斯特(第158名)和下降了4位的伦敦 (第23名)。

Traber 女士解释道,“尽管欧洲大部分城市的物价适度上涨,但欧洲货币对美元走低使得大部分城市在榜单上排名下降。此外,安全因素和对经济前景的忧虑等其它因素也影响了该地区。”

特拉维夫(第15名)继续保持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的中东城市地位,紧随其后的是迪拜(第21名)、阿布扎比(第33名)和利雅得(第35名)。开罗 (第166名)依然是该地区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Traber女士说,“中东的许多货币盯住美元,推高了该区城市的排名,另外外派雇员的租房成本也急剧飙升。”

恩贾梅纳(第11名)从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城市前十名榜单中跌落,尽管如此,其依然是非洲排名最靠前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上升了7位的维多利亚(第14名) ,攀升了15位的金沙萨(第22名) 和下跌了6位的利伯维尔 (第24名)。 突尼斯共和国的突尼斯市(第209名)下跌一位,在该地区及全球均为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亚太

今年的榜单中前十名城市有8个来自亚洲,部分归因于强劲的住房市场。香港(第1名) 在亚洲和全球依然是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究其原因,住房市场因素以及港币盯住美元政策推高了该区的生活成本。紧随香港这一全球金融中心之后的是东京(第2名)、新加坡 (第3名)、首尔 (第4名)、上海(第6名)和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第7名)。

孟买 (第67名)是印度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新德里(第118名) 和钦奈(第154名)。班加罗尔(第179名) 和加尔各答(第189名) 位列榜单上生活成本最低的印度城市。在亚洲其他地区,曼谷(第40名)在去年的排名基础上攀升了12位 。河内(第112名) 和雅加达(第105名)的排名分别攀升了25位和12位。 比什凯克(第206名) 和塔什干(第208名)依旧是该区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由于当地货币对美元贬值,澳大利亚的城市继续在榜单上下滑。澳大利亚外派雇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悉尼(第50名)滑落21位。墨尔本(第79名) 和珀斯(第87名) 分别跌落了21位和26位。

美世为每个受调查城市分别制作了单独的生活成本和租房住宿成本报告。如需了解更多有关城市排名的信息,敬请访问 http://mobilityexchange.mercer.com/Insights/cost-of-living-rankings。如需购买单个城市的报告,敬请访问http://mobilityexchange.mercer.com/multinational-approach-cost-of-living-data 

消息来源:美世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相关链接:
qrcode